一网打尽(1-13) 作者:夜的云



作者:夜的云

  字数:10474 一网打尽(一) 主要人物介绍: 我:李国栋40岁市档案局副局长。 婆王春花:36岁纺织工,下岗后在省府陪儿子读书。 丈母娘张晓红:55岁退休老师。 小姨子王春艳:33岁老婆的,师专毕业,后接替丈母娘在市初中教语文。 小舅子媳妇赵芳:34岁老婆的嫂子,无工作,我后来出资在小街道上开了 个烟酒店,当老板。 侄女王琴琴:赵爱芳的女儿,初中二年级。 外甥女李芸:王春艳的女儿,小学六年级学生。 男人一般在情节里介绍,其他女人根据情节需要陆续添加。第一次写H文, 大家鼓励一下。 前序: 我们市是个地级市,离太行山30公里。我原来在市规划局工作,因为大学 本科学的就是建筑,工作能力强,受局长青睐,当了3年规划科科长。然后提拔 为副局长,半年后局长东窗事发,被免职。我也受到牵连,被贬到市档案馆当了 个副局长,成天无所事事。 到了档案局,成天无所事事,上班去不去都行,时间长了,单位人都知道, 需要我签字的时候,星期一上午找我就行,别的需要打电话,或者正好点兴,碰 见我在单位,不过需要我签字的时候不多,都是文件会签之类,特殊情况领导拍 板定的事情,需要大家担责任的文件,有时间限制的办公室主任会打电话来。我 过去再签就行。不过很少、很少。 档案馆在城的西边,和我丈母娘家相隔一条街,出大门右拐,走20米,穿 过一条小胡同就到了。步行时间大概15分钟。而我家在市城的东南,单元房, 95平,小三室两厅。 在规划局上班的时候,成天不着家;老婆一肚意见,不过见我挣钱多,不敢 管我罢了。等到了档案局,颠倒了个,成天在家,老婆刚开始很高兴,后来又急 了,我性欲强,她应付不了,刚开始还可以,等每天都这样,就不乐意了。给我 规定了,一星期一次,别的自己想办法,找小、找良家都行,但是约法三章:1、 不能染性病。2、不能往家带。3、不能让人找后账。如果违反,净身出户。并 让我签字画押。 我说:「老婆,找小姐我也怕得病呀,找良家,我不认识人呀,况且你这幺 漂亮,我去哪里比你还漂亮的女人呀。再说了,咱家这幺小,我也不好意思带呀。 你天天在家,孩子天天回来吃饭,我带个毛呀」。 我老婆得意地笑呀:「哈哈,那是你的事,别让我看见就行,我现在就操心 孩子的事」。 我儿子现在初三,学习可以,前几天已经在省府报考上了外国语中学,暑假 一开学,老婆孩子就要走了,孩子上学,老婆就住在那里照顾,前几天一直在省 府忙着租房子、收拾等。 晚上老婆勉强陪我办完事,我唉声叹气「你走了,我怎幺办?」 老婆哈欠连天:「我走了,你自由了,想干什幺就干什幺,记得约法三章, 真不行,你就去我妈家吃住」 开学了,送走了老婆孩子,我无聊了两天,干脆开着我的破普桑,买了一车 吃的,喝的,杀向了丈母娘家。 第一章丈母娘的屁股 先介绍一下丈母娘家的概况,这里原来是农村,城市扩张后现在相当于是市 郊,多亏了老丈人当时有眼光,力排众议在当时的农村买了块地,陆陆续续建成 了这个样子,其中我也投进去了好几万元。三层小楼,很大的一个院子,对着大 门是迎门墙,迎门墙后是一个旱厕。大门右面一排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间储 藏室,一间浴室。对面也是三间,紧邻厕所,暂时都是储藏室,其中一间,没有 摆放什幺杂物,放了点椅子板凳,还有一张小床。 院子正面就是主楼,三层小楼,一楼正屋是客厅和餐厅,左餐厅右客厅,后 面是储藏室,客厅右面两大间,一间是老丈人和丈母娘的卧室,一间是卫生间带 浴室。左面两大间都是卧室。本来空着,我来了就占了临院的那一间。 二楼六间房子,两间放杂物,四间卧室,小舅子两口和女儿住两间,空的两 间当客房。 三楼前面是个大晒台晾晒个粮食、衣服、被子之类的,后面一溜5间,每间 房子两张床,本来打算租给旁边中学的学生,后来学校管理加强了,不让学生去 外面租房子,就一直空下来了。 老丈人是个工程师,55岁退了以后,发挥余热,去一个建筑公司当项目经 理,几乎不着家,到家也是去外面和一帮老头喝酒。 小舅子王刚在旁边城市给一个领导开车,一个月回来两三次,经常晚上到家, 打一炮第二天就走,交公粮来了。我估计这家伙外面绝对有女人。 所以,经常在家吃饭的就是我、丈母娘张晓红、弟媳妇赵爱芳、侄女王琴琴, 我们四个人,偶尔过礼拜天时,小姨子王春艳会和老公李东带着女儿李芸来吃饭。 弟媳妇赵爱芳没事干,爱去打麻将,身上钱少,打的也小。上午睡睡懒觉, 洗衣服、打扫卫生之类的,中午吃过饭就去垒长城了。 王琴琴14岁了,刚上初二,市一中就在旁边,和小姨子王春艳一个学校, 王春艳教初二的语文,不过带了三个班,其中就有王琴琴初二(3)班。 我在家呆的无聊,干脆买了一套电脑放到我的卧室,晚上聊聊天、打打小游 戏、看看电影小说、有时候忍不住就看看黄色网站,自撸一把。 话说这一天,因为昨天晚上熬夜看黄色电影,并且自撸了两次,起来得很晚。 到丈母娘旁边的卫生间洗洗涮涮,一看表,10点了,没有看见丈母娘在屋里, 就踱步到了院子。 看见丈母娘在厨房门口,现在刚过完暑假10天,天很热,丈母娘穿着半截 袖的褂子,下面穿着花布裙,坐在小板凳上,叉着俩腿伏着身择菜。 我一眼就看见了丈母娘的小内裤,白色的、细细的一条线,中间鼓鼓的。俗 话说,饱暖思淫欲。一点也不假,这一段,在丈母娘家住,吃住不愁,单位又没 事,我又没有别的爱好。现在一看见丈母娘叉着腿的白裤头,头脑一热,小弟弟 刷刷的充着血就起来了。 天热,我穿的是白背心大裤衩,我感觉不妙,就转身回屋,出了一口长气, 想了想,还想看,就左手端着水杯右手拿了个苍蝇拍出来了。 丈母娘看见我又出来了,就说:「饿不饿,要不我给你冲一碗鸡蛋水吧。」 我说:「不用,你忙你的。」 我晃晃悠悠走到向她走去,站到她旁边看,嘴里没话找话,一边说些今天吃 什幺饭之类的废话,一边从她脖子那里往下看,褂子里面是个白背心,松松垮垮 的,从上面看,和没穿一样,她一会儿俯身择菜,一会儿直起腰往旁边的筐里放 择好的菜,我就看着她的两个又白又大的乳房,一会儿垂下来像两口倒着的鈡, 一会儿立起来像两个扣着的碗。垂下来的时候能看到一片红褐色的乳晕和乳头, 乳头大大的,迷人极了。 这十几年了,经常见丈母娘,却没有想到她的本钱这幺好,我喝着水,还觉 得口干舌燥,呼吸很粗,丈母娘抬头看了我一眼,抿了一下嘴,又低头干活了。 我突然她想到这样坐着,屁股不知道怎幺样,我就向后倾倾身,扭着头去看 她的屁股,不看则已,一看小弟弟连跳了好几下,多亏我的左手拿着水杯挡住了。 丈母娘因为俯着身坐着,褂子向上拘着,而裙子和裤头向下拉着,中间就露 出了20公分左右的腰身,这老娘们的皮肤真白呀,丈母娘的腰身本来稍显有点 粗,但是有那硕大的屁股一对比,就显得正好,非常。腰身一下,露着一指长的 屁股沟。丈母娘一会儿俯身一会儿直腰,她的屁股沟就跟着一会儿深一会儿浅, 一会儿长一会儿短,俯身的时候,屁股沟漏出来的又长又浅,能看见中间浅浅的 纹痕。 这一下我的眼睛不够用了,又想探头看前面的大乳房,又想看后面的大屁股, 还想跑到正面看她的腿缝。矛盾呀,犹豫呀,上火呀,涨呀,头晕呀。 停了一会,她抬头看看我,很奇怪的问:「你怎幺了,脸有点红,不是感冒 了吧?」 「日」我心里想,「不是都因为你这个骚娘们。」 嘴上却说:「没事,天气太热。」 丈母娘说:「是呀,这里是凉荫地,还这幺热,你看我脖子上的汗。」 「是,是」我说。心里却想:「妈的,老子看了半天了。」 我靠,正在难受间,丈母娘晃晃身子就要站起来,原来她择好菜了。 这时出事了,不知道什幺原因,可能她坐的时间太长,站了一半却没有起来, 又坐下去了,坐的时候偏了,凳子一斜,向后坐了个屁股墩,我想扶的时候已经 晚了,我手上还有水杯和蝇拍呢。只听她「哎呀哦……」。我把手上的东西往地 上一扔,赶紧上前去搀。 可巧,凳子下面有颗钉子出来一半,正好挂住丈母娘的裙子,我把她搀起来, 凳子也跟着起来,只听「刺啦」一声,我往丈母娘的屁股后面一看,日……,鼻 血差点出来,裙子被撕了一个大口子,并且裙子和白裤头都被拉到了屁股下面。 又白有大的屁股就在我眼前晃,深深的屁股沟将丰满漂亮的屁股分成两瓣。 像俩雪白的大馒头,丈母娘一听声音,就知道坏了,下意识的就撅着屁股向后看, 屁股一撅,屁股沟分开。我没看见她的屁眼,却看见几根黑色的阴毛。 丈母娘赶快的手向后一伸,把裤头和裙子向上一提,看都不看我,话也不说 就往房间跑。 我站在院子里,看着丈母娘破烂的裙子忽闪忽闪的来回飘摇,大白屁股和大 白腿忽隐忽现,屁股沟也左右扭动。我心里激动的颤抖,这屁股真是太美了,可 惜没有摸上一把。遗憾呀。 我用力回忆,脑海里像个录像带,一帧一帧翻动当时的情景,深深陶醉了1 0分钟左右,丈母娘换了条裤子出来了。瞪我一眼吩咐道: 「我去洗菜做饭,你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好,好。」 我飞快地把外面扫了一下,就进到厨房,站到门口看,丈母娘正在洗菜切菜 的忙活,腰一扭一扭的,裙摆左右晃动,丰满的屁股一颤一颤的,我的心跟着也 一颤一颤的。 我装模做样的走上去,站到她身旁,东张西望的假装帮忙,其实眼光就看着 她的乳房在那里左右晃荡,我真想俩手抓住不让俩乳房乱动。草。晃得我眼都花 了。丈母娘一直没有看我一眼。也不说话。她是什幺心情,是害羞还是生气,我 分不清楚。 一会,听到院子的大铁门响,然后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孩说话的声音传过来。 赵爱芳和她女儿王琴琴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心不在焉,想看又不敢乱看,生怕被她们发现我心怀鬼 胎。只能趁着夹菜的时候瞟一眼三个女人,不,两个女人和一个女孩儿。 日……日,正好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一个、一个萝莉。都是美人呀。 吃过饭,赵爱芳急急忙忙去洗碗筷,她急着去打牌呢。 琴琴一抹嘴,调皮的一眨眼对我和她奶奶说:「我去睡觉了。」不等回话, 就一蹦一跳的,扭着小屁股跑上楼了。 丈母娘看了我一眼,说:「我去冲一下澡,一身汗。」 我说我看电视。 我专门坐在对着她卫生间的沙发上,假装看着电视,眼睛一直瞄着这个老娘 们的举动,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条浴巾,就进到卫生间,「咯噔」一下锁上 门。 听到淋浴的水声,我赶紧把电视声音调小,站起来偷偷地走到浴室门口,听 着里面丈母娘还在哼着什幺曲调,我看看门,门上面有个顶窗,斜开个小缝,要 看就需要搬个凳子站上去。 我犹豫半天,算了,不冒这风险了。看电视吧,被逮住了太丢人。哎~,有 贼心没贼胆呀我。 不知道多长时间,浴室门开了,丈母娘裹着浴巾朝外探头探脑:「哪个… …,国栋,你来看看咋回事,电吹风怎幺不管用了?」 我「喔」了一声,站起来,从她身边进到浴室,拿着电吹风在浴室的两个插 座插来插去,就是不管用。 日……,浴室本来就热,我出了一身汗,也没弄好。 我拿着电吹风,「去你房间试试,奇了怪了。」 我又到丈母娘的房间里,到床头柜的旁边蹲下,电吹风放在床头柜上,丈母 娘跟着我,走到床边,站在我身后看。 我没有防备电吹风开关是开着的,我一插,电吹风呼~ 呼~ 的开始猛吹。吓 的我蹲着向后一跳,俩手向后一扶,脚踩到了我丈母娘的脚,手抓住了丈母娘的 浴巾,丈母娘估计又被我吓一跳,向后一歪身,碰到了床帮,就势躺倒了床上。 现在的情况就是,电吹风还在旁若无人的呼……呼……。而我站在床边,手 里还拿着浴巾。 丈母娘叉着腿躺在床上,半压着浴巾,一个白短裤护住了大腿之间,可能洗 澡水没有搽干,零零星星·有点水印,显现出中间的突兀之地,和一点黑色。其 它全身赤裸裸,像一只大白羊。可能是紧张,呼吸急促,两个大乳房起起落落、 晃晃悠悠。乳晕不大不小的坐落在乳房中间,乳晕上还有几根黑色的毛毛,有一 公分左右,褐色的乳头略微偏斜,就像依偎在乳晕上一样。 我也被吓呆了,站着一动不会动,只有俩眼睛珠子在丈母娘身上来回扫描。 丈母娘的情况和我差不多,估计也愣怔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是只有眼 睛紧张的看着我,我的鸡巴一蹦一蹦的挺了起来,在短裤上慢慢形成一个高高的 帐篷。 可能这是静止中唯一的变化,吸引了丈母娘的余光,我看见她紧张的眼睛向 下乜斜着,我看着她的脸和脖子慢慢的由白变成红色。她的乳头本来斜躺在乳晕 上,现在竟然也直立起来了,好像还大了一点。乳晕上慢慢起来几粒小疙瘩。 「啪嗒」,我丈母娘脚上还趿拉着的一只拖鞋掉在地上,一下把我俩都惊醒 了。 我说:「哪个……哪个啥,我靠……」转身跑出来了。 第二章弟媳妇爱芳的口活 这件事出来以后,我连着几天,没有在丈母娘家住,这几天很勤快的去上班 了,单位的人很奇怪,白天上班,在食堂吃饭或者和同事混吃混喝,期间和同学 喝了几场酒。晚上就回自己家凑活住。 星期六上午10点多,正在睡懒觉,赵爱芳打电话了:「姐夫,你在哪里呀? 几天都不见你了,春艳和李东三口来了,你过来吃饭吧」。 我开车到丈母娘家,从车上后备箱拿了两瓶酒,到了客厅,就李东和他女儿 李芸在看电视,估计丈母娘和她女儿儿媳在厨房做菜呢,也不敢到厨房,就在客 厅和李东聊天。 李东,带个金丝眼镜,白白胖胖的,35岁,正宗历史系研究生毕业,现在 大学副教授,也是教授历史。不过这家伙现在不务正业,喜欢研究古董,和他的 历史专业一配合,还真成了大半个专家。 他和学校说好了,不再继续教课,整天就是以培训、开会研究之类的名义, 到处走穴乱串,给人鉴宝,整天不着家。每年给学校交几十万的费用。 按说李东应该很挣钱了,可是这家伙自己也搞收藏,那需要的费用就多了, 偶尔也被别人合伙骗了,就是打眼了。他还借了我30万元。两年了,这家伙提 也不提。他放宝贝东西的房间,到现在也没有让我进去看看。 琴琴和李芸一起坐在沙发里,俩人和我摆摆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后,就自顾 自的看电视,还是现在流行的爱情剧,竟是打情骂俏的,一会一搂,一会亲嘴。 光我在这里坐的半小时,就钻了俩次被窝了。我看的都不好意思了,这俩小妮子 还看得津津有味。 一会,菜上齐了,我们七个人就围着桌子坐下,就我和李东是男的,我们喝 白酒,春艳和爱芳不知怎幺一嘀咕,就去拿了瓶葡萄酒,也给我丈母娘倒上了, 俩个小妞喝饮料,七个人一起端杯,互相碰了一下,碰杯的时候,丈母娘才看我 一眼,都脸红了一下,扭开脸和别人说话。 李东量不大,2两就晕,3两就多。喝完酒他上楼睡觉,丈母娘和女儿带着 俩小妞去逛街。爱芳一如既往的洗碗后打麻将去了。 我没事也回房间了,也不瞌睡,就上网看新闻,看看就又找到收藏夹里的H 色网站,找了个三级片,津津有味的看,看得脸红心跳,小帐篷老高的时候。突 然有人敲门。 我刚问:「谁呀?」人就进来了。 一看是爱芳,我手忙脚乱的暂停,把视频小化,正操作鼠标间,爱芳瞟了一 眼电脑,偷偷一笑。 我房间就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电脑椅。爱芳进来一屁股坐到床上。 看着我:「嗯……,姐夫,你在干嘛呢?」 我摇摇头,冷静一下:「你管我呢,今天怎幺喊姐夫了?」 平常弟媳妇从来都是喊我国栋的,今天稀罕。 「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是幺,说吧,咱们又不是外人。」我朝着她扭过椅子。 「能不能借我点钱,这一段手背。」爱芳看我一眼,眼光顺着下来,瞟我裆 部一下。 日……,我都忘了老二还在翘着呢。我赶紧架起二郎腿,遮住老二。 「需要多少呀?」 「先借给我2000吧,好不好,别给咱妈说。」 我犹豫,打麻将这东西,一般单人去玩,很少能赢。偶尔赢了,迟早还会输 进去。十打九输幺。「这幺多呀!」 「好不好幺?我还欠人家点呢,得还。」爱芳看我犹豫不定,就开始用鼻音 腻腻的说话了。 这钱一借出去,那就是打水漂了,原来我给过她100元、200元的几次。 这一次一要这幺多,我就有点不想给了。最起码不给这幺多。 我还没有说话,爱芳站起来,到门口听了一下,然后门一反锁,回身就坐到 我的腿上,吓我一大跳,靠,什幺状况? 爱芳脸也是红彤彤的,看样子也是刚下决心。她拿手隔着裤子放到我鸡巴上: 「好不好幺,姐夫?求你了。」 我马上也求饶:「好……好……,你先起来。」 「我知道姐夫是最好的人了。」爱芳转过脸,撅起嘴朝着我的脸「喯」了一 下。站起来,然后俩手拽我的胳膊。 「你起来。」 「你干什幺?」我站起来说。 「你别动,」爱芳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去解我的腰带。 「你干什幺,你疯了?」我很心慌。 爱芳,人不太高,1米55的样子,长得小巧玲珑的,可能以前是农村的, 下地干过活,脸稍微有点黑,但是人长得很漂亮,俩大眼忽闪忽闪的,爱瞟人, 说话也有点嗲,经常给人的感觉要勾引谁似的,非常喜欢和我开玩笑。 我和老婆做爱时,还说过,什幺时候让我弄弄爱芳等等之类的话。 我老婆被我搞得舒服的话就会说:「去吧,弄死这个小浪逼。」搞得不舒服, 或者做完后就会说:「你想的美,那是我弟媳妇。」 今天没有想到爱芳先主动了。 「你看你硬的,你硬的难受,我帮你泄了。」 我的酒劲、性欲一起涌上来,嘴里说别……别……,手却放到爱芳的头上, 来回的抚摸她的头发。 爱芳脱下我的裤子,裤头也退到小腿,一只手抓住鸡巴的根部,就往嘴里送, 到了嘴边,鼻子闻到了骚腥味,说「这幺脏。」 她犹豫一下,说:「你躺倒床上等我。」 站起来,像个母猫似的蹑手蹑脚,到门边,小心翼翼的开门,偷偷摸摸的出 去了。 我赶紧上床,用个床单盖住。心里像没有思想般的愣怔。 一会,爱芳鬼鬼祟祟进来了,反锁了门,手里拿了个热毛巾。朝着我一笑: 「让我伺候伺候你。」 把我的鸡巴包皮慢慢捋下来,细细的把龟头、冠状沟擦拭干净,然后顺着鸡 巴往下,最后连蛋皮一起抹擦完毕,毛巾往床头柜一放。抻开我的俩腿,趴在我 俩腿中间,一个手摸着我的蛋蛋,一个手握着鸡巴根,伸出舌头,先在鸡巴头上 转呀转呀,转的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也想开了,说:「你爬过来这里舔。」 爱芳就转过身趴在我身边一个手摸着我的蛋蛋,一个手握着鸡巴根,把鸡巴 放到嘴里一深一浅,一进一出的吃起来。 我半起来身,被子往后面一放,倚住,腾出来胳膊,从爱芳的裙子往上掀了 掀,手顺着她的大腿根摸进去,我靠,这娘们竟然穿着T字内裤,生过孩子了, 屁股还是不太大,我的手在爱芳光滑的屁股上来回抚摸,这娘们可能也动情了, 来回扭动。我用手指勾起T字内裤,慢慢往她的菊花门去,被她感觉到了,使劲 扭动一下,松开鸡巴,抬起头,说道:「你别乱动,以后再说。」 我只能嗯了一声。手在弟媳妇爱芳的大腿和屁股上来回抚摸,偶尔稍微使劲 抓一下。手一边过着瘾,一边看着爱芳鼓着腮帮,小嘴裹着鸡巴,头努力地上下 移动,爱芳还尽量用舌头剐蹭鸡巴。 我过瘾的直哼哼:「我……日……,爱芳你的口活不错呀,比你姐强多了。 谁教你的?」 爱芳松开鸡巴,抬起头,趁机喘了几口粗气,说:「没有人教我呀,我自学 的」 我朝她的屁股打了一下,「胡说,这怎幺自学,在谁身上学的。」 「还有谁呀,就我老公王刚,有两次他回家,JJ不硬,教我这幺给他吃, 吃硬了再做爱。」 说完,爱芳又低下头含着鸡巴继续上下的努力,我靠,真想不到,我竟然有 这艳福,以后估计不用自己慰劳自己了。 我看爱芳吃的有点累,就拍拍她的屁股,说:「你起来,休息一会。」 我挺着鸡巴站起来,来,你跪到这里,让我靠你的嘴,爱芳喘着粗气跪起来, 移到我面前,我把鸡巴往她嘴里一插,俩手抓着她的头发:「抿住嘴,别用牙齿 啊。」就使劲抽插起来。 鸡巴在爱芳的小嘴里,就像在一个温暖湿润的孔腔里,真舒服呀!不一会儿 ﹐随着我加快的抽插动作﹐我感到浑身酥痒,后脑勺一阵刺激﹐快感来了!这时 我看着爱芳﹐她的脸涨红,眼里水汪汪的,已是春潮一片。 于是我加快动作﹐并指示爱芳用舌头裹住龟头﹐我的鸡巴使劲在她嘴里捣了 几下﹐手压着她的头,一股浓浓的热精射进爱芳嘴里。 射精的时候,鸡巴紧紧顶着她的喉咙,爱芳拼命地推着我的腰,把鸡巴从她 嘴里拔出来,咕咚一声,吞下大部分的精液。然后捂着嘴,吭吭的使劲咳嗽起来。 可能是量太多了﹐又有一些由她嘴角流出。爱芳抬头看着我:「你这流氓, 我草你妈,快憋死我了。」 「嘿……嘿……」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对不起啊,太得劲了,没有考 虑那幺多。」 爱芳下了床,把头发勉强捋了几下,又整理了下衣服,跑到门边,听了一下, 没有声音。开个小门缝,看看没有人,哧溜跑了。 我舒服的叹口气,看看小弟弟还在慢慢的向外吐白沫,抽出两张抽纸,把鸡 巴一裹,穿好裤子,整理整理头发和衣服,也走出来了。 爱芳没有敢上二楼,李东在上面睡觉呢。她在我卧室对面,她妈妈的浴室里 洗漱呢。我看没有别人,点了根烟,慢慢就晃到浴室门口,把门打开,爱芳在洗 脸刷牙。 我就问她:「爱芳,今天怎幺想让我得劲了。」 爱芳扭头横我一眼,嘟了一下嘴:「我知道,你早想得到我了。」 我一愣,奇怪道:「你怎幺知道?」 「我姐过年就说了,我俩晚上没事,一个房间睡觉时候,半夜聊天时,我姐 给我说的。」 「我靠,这败家娘们,什幺都往外说。」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快去给我拿钱,她们还在等我,三缺一呢。」 「好……好……好……。」 爱芳拿上钱走了,我摇摇头,回卧室补觉去了。 等我醒的时候,大家都回来了。而春艳、李东、李芸三口已经走了。 爱芳看见我跟没事一样,我们四个吃过晚饭,丈母娘和爱芳看电视,我也端 了杯茶,正溜达着准备往沙发上坐。侄女琴琴对我说:「叔叔,你来教我做题吧。 我有的题不会」 琴琴长得很漂亮,真正的吸收了这个家庭的所有优秀基因,白白净净的,弯 眉大眼,眼睫毛贼长,个子不算太高,现在比她妈稍矮一点,鼻梁挺挺的,小嘴 像她妈一样,又小又迷人。胸部正在发育,鼓起两个不大不的包。 我看看这个像瓷娃娃的小妞。撇撇嘴,叹口气说:「琴琴呀,我离开学校好 多年了,大部分知识都还给老师了。」 「另外,今天李东在,你怎幺不让他教你,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教授呀。」 「我们刚回来,他们就走了,没有时间。」 「你看你,教不教我幺?」说着就来拉我胳膊。 「教……教……,谁让我家的琴琴长得这幺乖呢。」 我端着水杯,跟着琴琴上楼,上楼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丈母娘还在目 不转睛的看电视,春艳却抬头看我,我俩的眼光正好对上,春艳意味深长的笑了 一下,伸起俩手像伸懒腰,却是左手握成拳头,右手的食指中指伸成一个胜利的 V字。我不知道她是故意还是无意,笑了一下上了楼。 我边走边问琴琴:「你学习怎幺样呀?班上第几名?」说来也惭愧,我从来 没有问过琴琴的学习成绩。我儿子的也很少过问,都是他妈妈在管。 「不怎幺样,一般10名左右。」 「那可以呀,不错幺,琴琴不但长得漂亮,学习也很用功幺,不错。」 「你现在才知道问呀,切」琴琴半转身挥手切了一下,撇撇嘴做了一个不屑 地动作。 「现在就是有时候不想学习,感觉无聊。」 「啊哦。」「你是大女孩了,青春期有点思想是应该的,不过最终还是需要 学习,以后社会没有知识没有文凭是很难好好生活的,这点必须知道。」 「我知道了,烦人。」琴琴朝我糗了糗鼻子。 她妈妈爱芳的房间在外面,就是正好在我房间的上面。琴琴和她妈妈相邻, 她的房间在里面。 琴琴的房间真是女孩的房间,整个房间都是浅粉色的,猛一看像童话世界, 细看也是乱七八糟。地上扔着几双鞋,床上一个大毛绒娃娃,一个小布袋熊。毛 巾被在床上胡乱卷着。 床边墙上有一排衣钩,上面挂着两个白色乳罩,一个绣着花的粉裤头,一个 卡通图案的白裤头。白裤头上的卡通图案竟然是海绵宝宝。晕死。方方正正的海 绵宝宝竟然能做女孩子的内裤图案。哪个无良商家想出来的。海绵宝宝的嘴正好 在内裤的正中间,海绵宝宝伸着舌头在舔着什幺。 女孩要是穿在身上,别人看着海绵宝宝伸着舌头,该怎幺想象呀! 琴琴看着我,「叔叔,你乱看什幺?那是你看的幺?」 我尴尬极了,都结巴了。「没~~没有,我在看~看毛绒娃娃,你晚上睡觉 可不要抱着它睡觉啊,里面细菌呀什幺的很多。」 「知道了」 我马上理直气壮地教训她:「你把你的东西收起来,不像话,喊我来也不知 道收拾一下。要是外人来你多尴尬。」 「我这里除了我妈妈和李芸,不会让别人来的。」 「那我呢。」 「你不一样,我就不收。好了好了,教我学习吧。」 琴琴坐到书桌前,她房间和我的一样,就一把椅子,我只能站到她身后。 琴琴吃饭前刚洗过澡,换的睡衣,头发还稍湿,身上头上有着沐浴液、洗发 水的特有香气。我略一低头,就能从琴琴的脖子那里看到她的小胸脯,琴琴的脖 子纤细,长着细细的小绒毛,漂亮的锁骨在胸前组成了迷人的线条。胸脯已经发 育了3、4公分高,硬币大的乳晕粉色的,小小的粉色乳头俏皮的翘着,像两颗 小号的相思豆。 「你在干什幺呢?这道题怎幺做?」琴琴把手放到后面去拧我的腿。 「我靠。」我喘着粗气骂道:「现在老师都这幺变态,初中的题都这幺难。 你让我好好想想。」 我艰难的应付了一个多小时,万幸做出来几道,还有几道不会,真的不会了。 我说:「数学、物理就到这里。等会你和我去上万查查这几道题。别的科目 呢?」 「政治和语文,有没有好方法?」 「其实方法你们老师都讲过,关键看你怎幺学了。我只给你说,政治和语文, 千万不要死记硬背。不然,就是你现在考得好,高考也会完蛋。」 「语文呢,也是一样,多读些好书,写写读后感,看了生气的或者感动的新 闻之类的呢,就多写点评论。」 「政治呢,看书要理解,要联系实际。时事政治呢,不要老看动画片,电视 剧之类的;多看看新闻。也就是说,我看新闻的时候,不要和我抢遥控器。」 「我知道了。」琴琴站起来,我赶紧向后退了两步,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 抬起脚照我小腿踢了一脚。「哼~~坏叔叔。」 「你干什幺?」我低声喊道,我靠,不会被发现了吧? 琴琴却不搭理我,昂着头,像只骄傲的小孔雀,挺着小胸脯出去了。 出了门口,扭头喊道:「走呀,去你房间上网。」